前沿资讯

离婚8个月前妻产子,前夫上庭要求亲子鉴定被拒

来源:《真科检》  作者: 何明  日期:2020-12-28

  婚姻解体后,女方闪婚并在数月内生子。男方认为前妻的孩子定系其亲生,女方却拒绝做亲子鉴定,法院推定前任夫妻为孩子的生父母。然而,生父的探视权却遇到障碍。这场认亲风波最终将如何收场?

前夫认子被拒,骨肉分离亲情难舍

  小金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小美是小金的前妻。小金出生于1982年,比小美大2岁。工作非常忙碌,隔三差五加班加点,遇到重要技术攻关,十天半月不回家是常有的事。历经5年的婚姻,他们没有生育孩子。除了最初的美好印刻在小美的记忆中,她对丈夫的积怨越来越多。

  2017年6月,因为琐事发生激烈争吵,小美爆发了,她提出离婚,小金也不示弱:“离就离,谁怕谁啊!”小金气呼呼地说:“要办可以,你净身出户。”因住房是小金的婚前财产,小美当晚就收拾行李搬离。3天后,两人办了协议离婚手续。

  2018年2月19日,小金忽然听闻小美生了个儿子,他算了算日子,不由心生疑惑,难道前妻在离婚前就出轨他人?小金找到小美的表妹了解情况,表妹告诉他小美是足月生育。小金顿时气愤不满,表妹急忙辩解道:“你不要误会,现姐夫是我做的媒,但我没想到她这么快闪婚。”表妹还打包票,小美与现任原先素不相识。

  表妹的说法提醒了小金。离婚前一个月,他努力跟小美改善关系,有过两次夫妻生活。小金顿时转怒为喜,前妻生的儿子大概率是自己的骨肉。为进一步证实自己的判断,他辗转托人从妇产科医院弄到了小美儿子的《婴儿出生医学证明》,上面清晰记载着小美的妊娠时间,婴儿出生日期,但是,登记的生父姓名却是小美的现任丈夫小叶,孩子取名叫叶武文。

出生医学证明

  小金细细推算,前妻怀孕的时间,与两人离婚前的夫妻生活高度吻合。为了不让小美觉得突兀,他再次联系表妹,请她代为转告小美,自己想认下这个儿子。

  2018年5月3日,小金买了进口奶粉等婴儿用品,找到了小美的现住处,小叶不在家,小美警觉地问:“你来干什么?”小金拿出《婴儿出生医学证明》:“我是上门认儿子的,来看看小宝宝。”小美顿时变了脸色,说:“你不要胡说,孩子跟你没关系,他的父亲是小叶。”

  随后,小金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母亲张桂芬,张桂芬激动地说:“快把孩子要过来。”她还表示,只要孩子改姓金,家里愿意给小美补偿20万元。如果能把孙子要过来抚养,金家愿意花100万元给小美买套房子。小金思前想后,决定直接找小叶商量。小叶毫不犹豫地拒绝。

女方拒做亲子鉴定,法院推定亲子关系成立

  2018年7月16日,小金以叶武文为被告,小美、小叶作为有利害的第三人,向法院递交了民事诉讼状,要求确认他和叶武文存在亲子关系。

  小金起诉称,2013年10月8日,小金与小美登记结婚。婚后双方感情不和,于2017年6月30日协议离婚。离婚8个月后,小金了解到小美于2018年2月19日在医院顺产一男婴即叶武文,根据婴儿出生医学证明上显示孕期为37周,由此可知小美受孕时间应当发生在2017年6月30日之前,此时间节点发生在双方婚内。根据《婚姻法》规定,女方婚内怀孕后产下的婴儿在没有排他证据的情况下,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的爱情结晶,现起诉要求确认原被告存在亲子关系。

  庭审期间,小金申请对叶武文做亲子鉴定,小美当场拒绝。办案法官当庭向小美、叶武文进行法律释明:“若不配合做鉴定,你们有可能败诉。”小美、叶武文异口同声表示:“我们不需要做鉴定!”

  法庭认定小金与小美的结婚、离婚登记时间等事实。调取的小美病历表明,小美末次月经为2017年5月9日,预产期为2018年2月12日。2019年2月9日,小美进入医院分娩,出院诊断为“孕3产2孕37+5周顺产、单胎活产”.《出生医学证明》中记载了新生儿姓名叶武文,出生时间为2019年2月9日,母亲姓名小美,父亲姓名小叶。叶武文现与小美、小叶共同生活。

法庭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司法解释规定,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现小美、小叶与叶武文共同生活,小金愿意做亲子鉴定,小美、叶武文在可以进行鉴定的情形下却拒绝进行鉴定,不同意小金与叶武文就亲子关系进行鉴定,导致法院无法通过鉴定结论作为认定亲子关系的依据。经法院释明后,小美、小叶仍旧拒绝做鉴定,故法院推定原告小金请求确认与被告叶武文存在亲子关系的主张成立。

  2018年12月,法院一审判决宣告,确认小金与叶武文存在亲子关系。

  小美、小叶以叶武文的名义,向中级法院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在小金已提供结婚证、离婚证、住院信息、儿童出生医学证明等相关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向第三人小美、小叶释明必须进行亲子鉴定,小美、小叶明确拒绝配合鉴定,根据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的证明力大小,原审依据优势证据原则采信小金提供的证据,推定小金与叶武文存在亲子关系,符合法律规定。2019年1月15日,中级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冰释前嫌勠力同心,两个父亲共撑“爱心伞”

  小金拿到终审判决书的当天晚上,买了一堆儿童玩具和高档婴儿营养食品,再次到前妻的住处,却没有人在家,小美的电话也把他拉进了“黑名单”.表妹告知,小叶因工作调动,去了南京市。表妹让小金安心工作生活,一旦有了消息,她会第一时间通知小金。

  2019年3月21日一早,表妹急匆匆找到小金,要他立刻开车到南京去。小金顿时喜上眉梢,要到超市买些礼物再去。表妹说:“来不及了,赶紧上车。”路上,表妹告知了小金原委。

  小美一家三口到了南京后,她专职在家带儿子。小美渐渐发现叶武文不肯饮食,面色越来越苍白,还经常闹肚子。3月19日,经专家会诊,叶武文患了失血性贫血,情况比较严重,如果不及时给他输血治疗,孩子的大脑就会处在长期缺氧缺水的状态,极可能发生脑死亡。但是,经过检验,叶武文的血型极其罕见,RH型即熊猫血,而小美是AB血型。现在医院没有这样的血液储存,孩子的病情又等不及,唯一的指望就是小金了。表妹问:“你是熊猫血吗?”小金说:“当然是了。”

  表妹带着歉意说:“我姐本来已经打算让你认下儿子了,小叶也同意,都怪我拦着,希望你不要介意。”小金着急地问:“孩子治病要紧!”他加足马力开车急驰南京方向。

  一个多小时后,小金赶到了南京市儿童医院的病房,小叶正坐在叶武文的病床边打盹。听到响动后他立即起身,他告诉小金,孩子的病情已经稳定,只是需要输血。然后愧疚地说:“我们对不起你,现在孩子病了才让你见到儿子。”小金望了望睡熟的儿子,向小叶表示,这事不怪他,自己当时因为太想认下孩子了,提的要求也比较过分。不一会儿,小美带着早饭进了病房,她嗫嚅着嘴欲言又止,小金摆了摆手:“什么都别说了,我都能理解。”然后,3人和表妹一起找到主治医生,商量治疗方案。

  当天上午,医院化验了小金的血型,并做了各项检查,完全符合要求。立即安排这对父子输血,小金躺在床上,望着输液管流动着浓浓的鲜血,慢慢流淌进儿子的静脉,他的心里涌起阵阵温情。

  叶武文康复出院后,小叶向小金表示同意让儿子改姓金,但孩子还小,不宜轻易转换生活环境,也不能让母子分开。小金说,只要孩子健康成长,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妥当,改姓的事,今后谁也不要再提了。

  此后,每逢节假日,小叶都亲自把儿子叶武文送到老家,每当此时,小金的父母也从邻城赶到这看望孙子。祖孙三代团聚。

  叶武文的两岁生日,正是全民抗疫期间,交通往来多有不便。小金和他的父母轮流跟叶武文视频,看着小家伙活泼可爱的模样,都乐呵呵的。

  2020年6月1日,小美、小叶带着儿子叶武文一起到老家,小金的父母也赶来了。小美、小叶齐声喊了金父和张桂芬“爸!妈!”还让叶武文噘起了小嘴巴喊了爷爷和奶奶,祖孙5人开心地相聚在一起。

手机(24小时)18030879397

在线咨询:09:00~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