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百科

民事诉讼中亲权鉴定的启动程序与证据效力

来源:《中国司法鉴定》  作者: 陆文奕  日期:2020-11-27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思维观念、婚姻观念在嬗变。当前,由非婚男女性关系、同居和婚外情引发的“谁是孩子的父亲”的亲权纠纷不断引起社会的关注,亲子鉴定因其高度的准确性和直接性成为一种关键性的证据。但是,我国目前几乎没有法律来认可或规范亲子鉴定程序及效力,如何规范亲子鉴定在诉讼中的具体适用成为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

  1、亲子鉴定在诉讼中的提起程序

  关于亲子鉴定的提起程序,目前只有1987年最高院《关于人民法院在审判工作中能否采用人类白细胞抗原作亲子鉴定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中有所涉及:“对于双方当事人同意作亲子鉴定的,一般应予准许;一方当事人要求作亲子鉴定的,或者子女已超过三周岁的,应视具体情况,从严掌握,对其中必须作亲子鉴定的,也要做好当事人及有关人员的思想工作。”

  1.亲子鉴定的启动主体

  ①法院启动缺乏强制性保障

  《批复》的规定体现了亲子鉴定程序以法院启动为主的精神。依据《批复》,法院主要在两种情形下享有最终的决定启动权:一是在双方当事人都同意的情况下,经过法院“准许”启动亲子鉴定程序;二是一方当事人要求亲子鉴定,法院认为案件事实的查明有赖于亲子鉴定的,也可在另一方拒绝的情况下启动亲子鉴定程序。

  对于第一种情况,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亲子鉴定可以正常进行,这种情况在审判实践中较少。更多的是第二种情形,即一方当事人(往往是女方)要求作亲子鉴定,法院也认为有作亲子鉴定的必要性,但另一方当事人坚决拒作亲子鉴定。在这种情况下,法院能否强制当事人进行亲子鉴定呢?

  我们应当看到,亲子鉴定有其特殊性,鉴定样本的采集须取自当事人本人,且亲子鉴定所提取的DNA样本记载了个体的遗传信息,直接关系到个人隐私权的保护。因此,我国的亲子鉴定以当事人自愿为原则和前提。

  ②当事人启动欠缺法律支持

  实践中,以亲子鉴定是否进入诉讼程序为标准,亲子鉴定可分为诉讼中的亲子鉴定和诉讼外的亲子鉴定。对于诉讼中的亲子鉴定,依据《批复》规定,当事人仅有申请亲子鉴定的权利,启动亲子鉴定必须经过法院准许。

  对于当事人启动亲子鉴定权利,有学者认为:“当事人应被赋予更大的司法鉴定启动权,人民法院的鉴定启动权应作为当事人鉴定启动权的辅助。因为鉴定结论是我国七种法定证据之一,它属于当事人的举证范围,为保障当事人的举证权,当事人应当享有鉴定的决定权。然而,现实的作法与当事人的举证权矛盾,在鉴定结论起关键作用的案件中,当事人对鉴定结论这一关键证据居然无权过问。”我们认为,亲子鉴定的启动权应赋予当事人,在双方当事人协商一致的情况下,无须经过法院准许,可直接启动亲子鉴定程序。

鉴定中心

  2.对当事人强制鉴定的分析

  诉讼中的亲子鉴定以当事人自愿为前提、法院准许为启动程序,但由此也带来法院审理上的难点:一方当事人提供的间接证据证明了亲子关系存在的可能性,但另一方当事人极力否认且拒作亲子鉴定,此时如何判定争议事实?为发现案件真实以便作出裁判,法院是否可以在一定条件下进行强制鉴定?

  纵观国外的亲子鉴定法律规定,通常有两种形式的强制方法。

  第一种方法是直接强制鉴定,即法院依职权直接强制当事人进行鉴定。其理由在于:直接强制使父子关系的认定非常容易,使亲子诉讼的证明更为简单,避免诉讼复杂化,也可减少当事人长期猜疑而导致的关系不稳定。德国为直接强制的代表国家,拒绝受检者要负担因拒绝所生费用,并被处以罚金;应受检查者无正当理由却一再拒绝受检时,法院可对其强制抽血。该国认为,子女有知道自己血统的权利,并且这是属于宪法上的权利,为人格权的一部分。我们认为直接强制鉴定的做法虽是为了查明当事人之间的真实血缘关系,却严重侵害了受强制者的个人隐私权、人格权等。在民事诉讼中,不能以采取侵犯他人合法权利的手段来发现真实。直接强制鉴定与民诉的诉讼理论也是相悖的。

  另一种方法是间接强制鉴定,即主张亲子鉴定应尊重当事人的自由意思,由其自己决定是否接受鉴定,如无正当理由不接受鉴定时,法院可直接作不利的认定。当事人拒绝配合法院命令进行亲子鉴定时,法院得依其拒绝之情事,推认不利于相对人的事实。强制的方法是在获取亲子关系事实真相和保护当事人隐私权、人格权之间作出的平衡。

  我国法律对于是否可以强制当事人做亲子鉴定无明确规定,我们认为,比较适宜的方法是采取间接强制法。《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七十五条已有原则性的规定:“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但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在此原则下,法院可以对拒作亲子鉴定的当事人作不利的认定。

  2、亲子鉴定结论的证据效力及其审查判断

  1.不能过分依赖亲子鉴定结论

  在证据法中,鉴定结论是一种证据的载体,它是鉴定人运用科学知识、原理和方法对案件中某些专门性问题进行分析、研究后做出的书面判断意见。亲子鉴定结论就是鉴定结论中的一种,属于我国民诉法规定的法定证据之一。然而,由于亲子鉴定的准确性很高,在很多复杂案件中,法院往往将亲子鉴定作为“铁证”,对其过分依赖,而忽略了其他相关证据。当案件中只有其他间接证据时,有些法官为了减少被改判的风险,不愿依据间接证据进行推理,而以证据不足为由判决无法鉴定的一方败诉。

  我们认为,尽管亲子鉴定结论与其他证据相比有其特殊性,但不能因此就认为它优越于其他证据。作为证据,应具备客观性、相关性和合法性这三个基本特征,只有与其他相关证据相印证才可以作为定案证据予以采信。当案件中没有亲子鉴定时,也要审查其他相关证据,只要当事人提供的证据能达到高度盖然性标准,符合民诉“占有优势证据”的证明标准,即使不能进行亲子鉴定,也应当判以胜诉。

鉴定设备

  2.严格审查判断亲子鉴定结论

  由于亲子鉴定结论在亲子关系诉讼中是关键性的证据,在审查亲子鉴定结论的效力时,更应慎重,要注意以下几点:

  ①审查亲子鉴定结论的客观真实性

  这是认定亲子鉴定结论证据效力的前提。实践中,有许多因素影响亲子鉴定结论的客观真实性,如鉴定结构的资质、鉴定人的资格、鉴定人的能力与水平、仪器设备、检验方法、检验程序等。现在,鉴定机构分散混乱、鱼龙混杂,不但有司法机构,还有血液中心、研究所、高等院校、公司等。我国对鉴定机构尚缺乏严格的管理,因此,法院在审查亲子鉴定结论时,特别是对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的结论,应该全面考虑各种主、客观因素可能对鉴定结论的客观真实性的影响。

  ②审查亲子鉴定结论是否与其他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

  在亲子诉讼案件中,一般有多份证据(比如:证明当事人之间亲密关系的照片、书信、共同租房的租赁协议、证人证言、居委会证明等),在审查亲子鉴定结论的证据效力时,要同其他证据联系起来进行审查,互相印证。只有亲子鉴定结论与其他证据形成证据链时,才能认定鉴定结论效力。

  ③根据产科学理论进行辅助亲子鉴定

  例如,从男方的生育能力、在女方怀孕时双方是否发生过性关系等来判断是否有亲子关系的可能性。

  3.当事人自行委托的亲子鉴定结论之法律后果

  在司法实务中,当事人自行委托鉴定机构进行亲子鉴定的情况正日益增多,而法律对此未作规定。当事人将自行委托鉴定的结论作为证据提供时,法院是否能认定它的证据效力呢?对这一问题,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司法实务界都存在着很大的争议。有两种观点:一种是肯定说,认为当事人可以直接聘请有资质的鉴定人进行亲子鉴定,鉴定结论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具有证据资格和效力。

  支持的理由有:

  ①允许当事人聘请鉴定人可以使当事人充分发挥其诉讼上的防御作用,即便败诉也心服口服。

  ②我国现行法律没有禁止当事人聘请鉴定人。

  ③从国外立法来看,多数国家允许当事人聘请鉴定人。

  另一种是否定说,认为鉴定人参加鉴定活动只能由司法机关聘请,只有经当事人申请并经法院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其鉴定结论才具有证据资格。主要理由是:

  ①鉴定是司法机关为查明案件事实而进行的调查活动,因此,只能由司法机关聘请鉴定人参加鉴定活动。

  ②指派或聘请鉴定人是鉴定活动的组成部分,而鉴定活动是司法机关决定采取的诉讼活动,所以聘请鉴定人的行为只能是司法机关实施。

  3、结语

  我们认为,法院是否采信当事人自行委托的亲子鉴定结论要区分情况。一种是双方自愿委托鉴定人所做的亲子鉴定结论,另一种是一方未经对方同意擅自所做的亲子鉴定。对于前一种情形,法院在严格审查其客观真实性、与其他证据的关联性等内容之后,可以作为定案的依据。因为,在民事诉讼中当事人有提供证据证明自己主张的权利,鉴定结论作为民诉法规定的法定证据之一,也不应例外。对于后一种情形,我们认为,原则上应不予采信。因为亲子鉴定的实施应当以双方自愿为前提,一方擅自作亲子鉴定的行为侵害了对方的合法权益,程序不合法导致结论不合法。

  亲子鉴定结论是认定或否定亲子关系的关键性证据,但亲子鉴定结论不是唯一证据。法院在处理此类案件时,应从严把握亲子鉴定的适用条件,严格审判其证据效力。

手机(24小时)18030879397

在线咨询:09:00~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