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百科

二联体亲权鉴定相关案例评析

来源:《真科检》  作者: 鉴定专家  日期:2020-08-17

  私人委托的亲子鉴定案例中,二联体的比例较大,如果检验系统效能不足,或者参照样本不全,鉴定将存在一定风险。例如,在父子关系鉴定中,若争议父与生父存在血缘关系,由于缺少孩子生母的遗传信息,极有可能误判亲子关系。

  《X-STR分型在特殊二联体亲子鉴定中的应用1例》印证了这种风险的真实性。该案例中,经对常染色体。上的20个STR基因座进行分型,被检父“甲”、被检父“乙”与孩子在每个基因座均有相同的等位基因,且累积亲权指数(CPI )均大于10 000,无法判断哪一个是孩子的生父。考虑到被检孩子是女孩,且已有学者报道X-STR基因座用于父-女儿的亲子鉴定时比常染色体STR基因座更有效力作者接着进行了12 个X-STR基因座的分型,结果排除了被检父“甲”,认定了被检父“乙”为孩子的生父。

  在文章的讨论部分,作者指出了鉴定机构储备多种检测手段的重要性,强调了二联体鉴定的风险性,建议针对近亲情形出具鉴定意见时应慎之又慎,不可单纯依据累积父权指数来认定亲权关系。本文凸显了作者丰富的实践经验,对于读者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所不足的是:该案例中的被检父“甲”和被检父“乙”是否存在近亲关系、存在怎样的血缘关系,均不得而知。如果作者能通过调查,再结合常染色体STR、Y-STR或mtRNA .

  检验来证实他们的血缘关系,并诠释常染色体STR分型未能解决本案的原因,则会使整个案例的表述更为完整。

亲权鉴定

  《争议父与生父存在近亲血缘关系的亲权鉴定》报道了3个案例,受理委托时鉴定了解到被检父亲与可能的生父存在近亲关系。

  案例1中,作者尝试将孩子的叔父与孩子当做二联体进行检验分析,经常规19个STR基因座的分型后,两者仅在一个基因座不符合孟德尔遗传规律,容易给出“不排除”或者“倾向于认定”的鉴定意见。

  案例2中,为一乱伦案件,被检孩子实为其祖父所亲生,但如果孩子的祖父和生母不参与检验,而仅仅提取孩子法律上的父亲和孩子的样本进行常规19个STR基因座的分型,会发现两者仅在2个基因座不符合孟德尔遗传规律,经计算,累积亲权指数高达10 000以上,容易据此出具“不排除”或者“倾向于认定”的鉴定意见。

  案例3中,委托人亦怀疑自己的父亲(孩子的祖父)为孩子的生父,但孩子的祖父不能参与检验,作者所采取的策略是:同时提取了孩子生母的样本,最终检验39个STR和20个Y-STR基因座后给出了鉴定意见。本文所不足的是:案例3中的被检父和另一名疑父(孩子的祖父)未能同时参加检验,当前作者依据常染色体上的39个STR基因座、Y染色体上的20个STR基因座的分型结果和CPI值( 1.7x10^17 )出具了“支持存在亲子关系”的鉴定意见。

  事实上,这样的案例中,增加Y-STR检验没有实际意义(因为Y-STR基因座表现为父系遗传),如果孩子的祖父也参加检验,排除孩子的祖父为孩子的生父,那么得出的览定意见也会更令人信服。若遇到孩子是女孩的情况,还可以联合运用X-STR分型和常染色体STR分型技术提高证据效能,那么得出的鉴定意见会更令人信服。

  《X-STR分型在亲子鉴定案件中的应用1例》极好地证明了X-STR分型技术在亲子鉴定中的应用价值。该案例的特殊性在于父母皆疑(相当于两个二联体),在鉴定母、子之间是否存在亲生血缘关系的过程中,从Goldeneye20A系统的检验结果看来,男孩仅D2S1338基因座的等位基因不能从被检母亲的基因型中找到来源,其余18个基因座均符合遗传规律,初步推测D2S1338存在等位基因突变的可能。

  为了明确事实,补充检验了X染色体上的12个STR基因座,结果发现孩子在DXS10103、DXS7132、DXS10134. DXS 10074、DXS10101、DXS10135和HPRTB共7个基因座的等位基因不能从被检母亲的基因型中找到来源,故排除被检母亲为男孩的生母。

  作者在讨论部分提出了可供借鉴的建议:针对可疑母与子女、可疑父与女儿等类型亲子鉴定案件,需要补充检验时均可选用X染色体上的遗传标记。该文的不妥之处在于,作者对被检父亲和被检男孩均进行了X-STR分型,这对于判定父子关系没有任何价值。

手机(24小时)18030879397

在线咨询:09:00~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