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百科

三联体亲子鉴定中需要关注的情形

来源:《真科检》  作者: 鉴定专家  日期:2020-08-17

  本文选取5个案例,指出了亲子鉴定中需要关注的情形:(1)针对胎儿进行亲子鉴定时,检验材料可能是未成形的早妊流产物或刮宫产物,应提取合适的部位用于DNA分型;(2)近亲易导致误判亲子关系;(3)等位基因突变易导致检验结果解释困难;(4)需要时应联合运用多种遗传标记进行检验。

  《用医用乙醇固定的早妊流产胎(胚)盘进行亲子鉴定1例》一文的作者指出,对于胎盘检材,应刮取其光滑面用于DNA检验(胎盘粗糙面刮取物的DNA分型与孕妇一致),如有脐带可同时提取脐带。针对不能及时送检的生物检材,鉴于甲醛固定易导致DNA检验失败,本文提出了一个解决途径:用医用乙醇固定待检(固定两个月依旧能获得长片段DNA)。

  不过,医用乙醇固定组织的检测时限如何、长时间固定对于VNTR基因座和STR基因座的分型有何影响,作者未能给出明确结论。

  《被控父与生父为同胞兄弟的亲子鉴定1例》说明了近亲鉴定中孩子生母参与检验的重要性。作者在讨论部分提出了将错判风险降到最低的方案:合同评审时充分了解案情、知晓委托人的委托意图、明确当事人之间的关系。一旦发现几名可疑父亲之间存在亲属关系,应该采取相应的鉴定措施,如通知孩子生母参与检验、增加检测项目等。

  《X-STR分型用于同胞兄弟参与的亲子鉴定1例》正好验证了这个方案的重要性。该案有两名可疑父亲(自称为同胞关系),在初次检验时,没有女孩生母的参与,经PowerPlex21系统20个STR基因座的分型,两名疑父均不排除为女孩的生父,累积亲权指数分别高达46054.26和2548 233.92.

  随后,女孩的生母参与检验,被检父2与孩子之间未发现不符合遗传规律的基因座,累积亲权指数为926920 119.87;被检父1与孩子仅在D3S1358基因座不符,若将D3S1358基因座视为突变基因座,累积亲权指数为74 153.61.补充检测12个X-STR基因座后,被检父2与孩子的分型均符合遗传规律,结合常染色体STR基因座分析,支持被检父2是女孩的亲生父亲;被检父1却在DXS8378等7个基因座不符合遗传规律,故排除被检父1是女孩的亲生父亲。

三联体亲子鉴定

  《3个STR基因座同时突变的亲子鉴定案1例》指出了三联体鉴定中的突变情形,引发读者关注。不足之处在于,作者在合同评审阶段是否确认了这些案例不存在“近亲”情形(如被检父不怀疑自己的近亲属为孩子的生父、被检父与被检母不存在近亲关系等),文中未能予以说明。

  文中作者经过24个常染色体STR基因座和12个Y-STR基因座的检验,发现被检孩子在D2IS11、vWA和D8S1179基因座的生父基因不能从被检父亲的基因型中找到来源,作者将这3个基因座判为突变。在讨论部分,作者提出了两个有趣的讨论题:德国亲子鉴定专家证人协会在2001年曾提出检见3个基因座违反孟德尔遗传规律就可以排除亲生关系,与本案例检验结论是否矛盾?

  德国亲子鉴定专家证人协会规定的“3个变异”是否应该理解为3个来源相同的突变?作者给出的意见是:发现仅有3个基因座违反孟德尔遗传规律时,除了仔细分析这些STR基因座的突变率、考虑基因座间是否存在连锁之外,还要特别注意分析其突变来源的类型(父系突变?母系突变?不确定来源的突变?), 并且要在检测足够多的STR基因座的条件下,核实CPI值是否达到“认定”或“支持”的标准。经过综合分析,才能得出更准确的结论。

  那么,在系统效能达到9.99%的前提下,只要CPI值大于1000,就出具“认定”或“支持”的鉴定意见,这是否万无一失?

  《无关个体双亲亲缘关系16个位点不排除1例》给出了否定的答案。在该案例中,陆某因故意伤害他人被拘留,法医采集其血样,用Identifiler试剂盒进行了15个STR基因座的检验,将分型数据上传至当地的省级DNA数据库进行比对,结果“比中”一起强奸致孕案件,经计算, CPI=4 982 950.24.

  那么,陆某是否就是这起强奸致孕案的作案人?随后调查却发现,该案件已于前一年成功侦破,锁定的犯罪嫌疑人为蔡某,将蔡某与受害的母子按照三联体进行计算,CPI=79 727203.79,结合侦查的其他相关证据,确定该案件为蔡某所为。

  本文作者未能深人调查和说明陆某和蔡某是否具有血缘关系,但这篇报道为办案人员敲了个警钟:虽然大多数情况下可以根据CPI值来排除或认定亲权关系,但客观上存在一些特例,这就要求办案人员做到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全面了解案情及其他相关的证据,而不是单纯地依据DNA检验结果这单一的证据来认定案犯。

  在讨论部分,作者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在亲权鉴定报告书中,仅报告似然比(CPI值)的大小,并不作出认定亲缘关系的结论,以使鉴定结果更具有科学性。这个观点对于读者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可以避免错误地“认定”亲子关系,不过,办案实践中,委托机关往往视DNA证据为“铁证”,如果报告中仅仅给出CPI值的大小,他们会认为鉴定意见不明确,不利于证据价值的发挥,不能直接用于裁决。

  更何况,针对本案的情形,如果仅仅报告CPI值(4982950.24),可能会让鉴定的委托方摸不着头脑。如果要实施作者所提出的建议,鉴定人必须和委托方充分沟通,以便委托方了解CPI值的含义,也理解鉴定中的风险。

相关文章阅读

手机(24小时)18030879397

在线咨询:09:00~17:30